西藏傳統的禁忌及其變化

西藏傳統的禁忌及其變化


來源:網絡   文章作者:佚名  點擊次數:

在歷史的長河只們通過約定俗成,形成了很多日常生活中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種種禁忌。這些禁忌有些受傳統觀念的束縛,有些受宗教信仰的影響,有些屬于封建社會遺留下來的習俗,有些可說是來自對生活實踐的總結。近40多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的變革,這些禁忌也正在發生變化。

傳統的各類禁忌綜述如下:

***
人和人名的禁忌
 
  在傳統的昌都社會中,把人分為高貴而神圣的人和下賤而不潔凈的人兩大類,前者包括達官貴人、活佛、格西喇嘛、尼姑;后者包括打旱獺為生者、屠夫、嚴重傳染病者、寡婦、鰥夫等。
  解放前,昌都地區的達官貴人,高高在上,在日常生活中一般不接觸貧民百姓。有時路過村莊或到百姓家中,百姓只能低頭彎腰,不敢抬頭望其面容。信教者把活佛、格西喇嘛比作“上人”,在心目中占據著重要位置。因此,在任何時候不允許世俗人任意觸摸僧人用的法器,跨過喇嘛的袈裟,與僧人同坐等。到尼姑寺朝佛,忌諱世俗人與尼姑戲笑,隨便進入禪房等。
  人們認為旱獺是土地神的寵物,不能傷害。俗話說“點百盞酥油燈,也難贖從旱獺身上拔一根毛的罪孽”。因此,人們禁忌打旱獺者進入房屋或帳篷中。

  農村牧區的人們忌諱與屠夫接觸或交往。但到秋天人們又不得不請屠夫前來秋殺(秋季宰牲)。但屠夫吃剩的食物一律倒掉,甚至屠夫接觸過的茶壺、鍋碗等也要通過熏柏枝煙,以消除不潔。
  對患有麻瘋等嚴重傳染病者,人們會強制把患者安置在偏僻的地段,與村民隔絕往來,直到死亡,死后就地挖坑埋掉。家人給患者送食物時,把食物放在離患者住地較遠的地方,讓患者自己來取。患者觸摸過的餐具忌諱再用。

  在農村牧區,婦女的一些活動也受到禁忌的限制,人們忌諱孕婦串門,或進入別人的帳篷。擔心會弄臟灶神,失去福氣。婦女月經期忌諱與男人有身體上的接觸,避免進入寺院或其它圣潔的地方,否則將使自己的男人降低氣數。日常朝佛時,禁忌婦女進入護法神殿,怕觸犯護法神,給村里人帶來災難。大年初一忌諱婦女串門,否則認為這一年會不吉不順。辦喜事時忌諱年輕寡婦進新房。在貢覺三巖等地,嚴禁寡婦、鰥夫參加集體性的祭奠、祭祀等活動。在農牧區,一到下午忌諱不熟悉的婦女串入房門或帳篷,認為這種女人身上帶有邪氣;如果要進房,經主人同意后,客人手中必須握牛糞或一根柴,以示防邪氣和不潔。
  在傳統的昌都社會中,多數婦女都是備受社會欺壓歧視的對象。正如昌都流行的一句民間諺語所言,“百名男人中,只有一個是人妖,而百名女人中,只有一位是仙女”。有些婦女被視為是妖魔鬼怪,忌諱小孩吃她們給的食物,忌諱聽到此類過世女人的名字,擔心因此帶來災禍。

  人的名字只是一個代號,供人們相互認識、相互呼喚。但從古到今也有許多被人們所禁忌的人名。禁忌的人名大體可分為兩大類:一種是屬于崇高而神圣的人名,另一種是在民間被視為是受不潔凈的人名。

  解放前,由于受封建社會地位不平等制度的影響,有準人們直呼高僧及高官貴人的名字。就喇嘛的名字而言,有三種不同的名字,即俗名、簡名和法名。如第十世帕巴拉的俗名稱羅桑土登,法名稱米旁·次成堅參(意為超群的菩薩圣者),而人們通常只能稱呼為“帕欽仁波欽”(意為至高無上的師寶)。同樣對達官貴人也只能稱呼“奔波仁波欽”(至高無上的官人)。
  昌都地區還忌諱年青人直接喊長輩的名字,忌諱媳婦直接道公公、婆婆的名字,認為直道其名是對長輩的不尊。藏族有請活佛高僧為孩子取名的傳統習慣,但若孩子接連早夭,為避免小孩再夭折,對活下來的小孩忌諱喚活佛或高僧取的名字,認為孩子沒有福分。為使小孩不再夭折和健康成長,家父另給孩子取些賤名,如小狗、狗崽子、狗屎、皮口袋等。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無
·下一篇文章:黎家人的禁忌




3d组六投注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