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眼里荒唐離奇的北地胡風民俗

宋人眼里荒唐離奇的北地胡風民俗


來源:中國藝術傳播網   文章作者:佚名  點擊次數:

也許是終宋一朝,華夏民族始終被北方的契丹族和女真族所侵擾,宋代文人心中郁悶;也許是宋朝人始終以天朝大國自居,看不上這些荒野蠻族的風俗習慣。在宋代文人眼里,居住在白山黑水之間的女真人也好,居住在松遼之間的契丹人也好,都是一群化外之人,缺少教養和馴化,其舉止行為異常可笑,而素來以傳統文化自居的宋朝人,以有色眼鏡看待北方少數民族的習俗,在今人看來,亦顯得顢頇和過于迂腐。

那么在宋代文人眼里,北方少數民族都有哪些“離經叛道”、“荒誕不經”的習俗呢?或者換句話說,契丹和女真族都有哪些讓人匪夷所思、饒有趣味的風俗呢?宋代文人筆下給我們呈現出了一種精彩紛呈的異域文化,而中華民族恰是在這種包容兼蓄,不斷積淀和融化的氛圍中才形成了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以及中華民族大一統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宋朝人認為女真部族,民風淳厚質樸,但是部族首領卻不知道尊卑貴賤,更不知道怎樣在日常社交禮儀中維護自己的權威和尊嚴,于是在宋人眼里,女真人為慶賀釀酒成功,殺雞宰羊,載歌載舞,無分男女、貴賤、長幼席地而座,無論主人賓客還是部族首領均翩翩起舞,以示幸福祥和的生活,并矜夸自己所產美酒的狂歡行為是一種不可思議有失倫理的荒唐表現,且以正統文化和道德標榜者的身份予以指責,而女真人這種率性而為天性的自然流露,隨著漢文化的不斷融合,竟然也自認為此風不端,有失人臣之分,而漸行廢止,可見漢文化的衛道士們內心里還是值得沾沾自喜的。

在北方少數民族政權中,也流行“杖責”,上至宰輔和王公貴族,下至各級官吏,作奸犯科者亦不能免杖,宋人天真的認為此乃天朝大國之威望被蠻夷們借鑒效仿,接著筆鋒一轉,笑話這些蠻夷們的發揚光大,說虜中有忤逆上意者,則剝去其人衣物,先杖擊其口,然后止足,全身上下打遍,此為“御斷”。如果州縣一官之長犯事,則派遣天使不遠千里趕到其家實行杖擊,此名又叫“監斷”,也有因此在杖下斃命者,而所有被杖擊之人,則坦然受之,不以為辱,孰不知有古訓“刑不上大夫”之說?宋朝官員確實優越,而刑不上大夫確實也做到了,皇帝即使對官員再不滿意,宋朝三百年間也沒打過屁屁,宋人絕沒有想到,后來到了明朝嘉靖皇帝時候,居然創下了一百二十四名大臣同日被梃杖,十六人當場死亡的世界紀錄,讀書人可謂顏面盡失,斯文掃地,文臣的賤命在皇帝眼里不值一文。

北方少數民族婚姻風俗也讓宋人取笑,北人娶婦于家,如果其丈夫不幸身死,不會象中原漢人一樣將女人遣送回家,而是讓兄弟子侄輩得以續聘,甚至出現了兒子娶其繼母的情況,宋人大發感慨,認為蠻夷們如豬狗之輩,全然不知道禮法,而漢族人則斷不會做此禽獸之舉。更讓宋人忿忿不平且難以理喻的是北方這些民族每逢正月十六日這一天,是官方默許的偷盜之夜,是為“放偷”,平常人家若不留意,則衣裳、器具、鞍馬、車駕等物被人名正言順偷盜,等過些時日,主人知其所在,則以酒食、錢物贖回。更有甚者,平常人家女子隨家人野外游玩,或者其家居住荒郊偏僻之處,年青女子就會被男子擄掠,過段時間,這些女子就會悄然回家,并將經過告知父母,男子則以財禮聘娶其女,這可能是契丹和女真版最早的“偷情”和“試婚”了,在宋人看來,此實為大逆不道和難以容忍的穢聞。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齊魯文化—魯文化在中國上古文化中的地位
·下一篇文章:淺談梅山地區木匠技藝的傳承習俗




3d组六投注计算器